從美國的社會撕裂看香港 星島日報 2017年9月14日

從美國的社會撕裂看香港

https://www.singtaousa.com/sf/13550-%E6%98%9F%E5%B3%B6%E5%BB%A3%E5%A0%B4/291695-%E5%BE%9E%E7%BE%8E%E5%9C%8B%E7%9A%84%E7%A4%BE%E6%9C%83%E6%92%95%E8%A3%82%E7%9C%8B%E9%A6%99%E6%B8%AF/

暑期到美國度假兩個月,離開了香港的酷熱,卻未能脫離極端的社會對立。美國新聞滿天都是激烈的社會紛爭,先是佛吉尼亞州因拆除紀念內戰的南方將領銅像爆發左右兩派的衝突,右派方面是三K黨、新納粹及「白人至上」的極右團體,不少人武裝上陣,帶上槍支、刀、棍等武器,左派方面是自由主義分子和反法西斯的團體,結果爆發衝突,極端右派狂徒用車衝入左派人群,造成一死十九傷的慘劇。

林鄭吹和風處理社會紛爭

當時特朗普簡單怪罪左右雙方的言論,被認為包庇極右陣營,繼續引起各地兩派群眾的示威及罵戰,隨之而來更帶來一連串雕像之爭,不少地方都出現應否拆除這個那個雕像的爭論,雙方不斷罵戰,出現美國式的文化大革命。

就在美國人因弗吉尼亞州的衝突吵鬧不休的時候,香港也為雙學三子「重奪公民廣場」被判囚、校園的港獨標語及奚落蔡若蓮喪子的冷血言論而爭論不休,出現香港式的文革。美國和香港兩地出現嚴重的社會撕裂,其實有不少共同的因素:面對經濟全球化和中國崛起的競爭壓力,兩地都出現極端的貧富懸殊、工資停滯不前、青年人難以購置物業並缺乏上流機會。兩地的本土主義、民粹主義和排外情緒因此乘勢崛起,政治出現兩極分化。這些問題不單止困擾香港和美國,也同樣困擾全球大部分發達地區,包括歐洲、日本、台灣等。

雖然香港和美國兩地都因社會撕裂而吵鬧不休,然而香港還是較為幸運的。首先,美國容許公民帶槍,美式文化也崇尚對立和暴力,社會衝突容易出現嚴重流血事件。其次,香港和美國兩地的行政首長風格迥異:特朗普利用種族衝突發表煽動性的言論,唯恐天下不亂,以鞏固自己的票源,香港的林鄭月娥卻採用彌補社會撕裂和穩定局面的態度處理社會紛爭。回想香港在梁振英當政的時代,他好鬥的風格與特朗普頗為相似,也是通過不斷製造社會矛盾來鞏固自己的政治地位。

彌補撕裂美國人只能等

在美國大選中,特朗普其實比希拉莉少二百萬票。特朗普所以當選,是因為美國式的「真普選」是計算州的選舉人票而非全國選民的選票。美國式的「真普選」不能代表多數選民的選擇,也不能保證善治。在意識形態衝突不斷升級的美國,四年後能否產生能夠彌補社會撕裂的總統也是未知之數。從全球的角度來看,香港只是彈丸之地,社會撕裂固然令人遺憾,卻只是茶杯裏的風波,對其他地區的影響十分有限。特朗普的倒行逆施,不單止影響美國,對全球也有十分惡劣的影響,萬一特朗普和金正恩兩個狂人擦槍走火,更會出現死傷以十萬人計的戰禍。筆者衷心希望,美國選民在四年後能夠擺脫狹隘的本土主義、民粹主義和排外思潮,選擇一個能夠彌補社會撕裂及以大局為重的總統。

宋恩榮「民主思路」理事、香港中文大學亞太所經濟研究中心副主任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林鄭首年施政 民情和輿情結構轉變 信報 2018年7月31日

中美「新冷戰」:香港的挑戰及機遇 星島日報 2019-05-23

「明日大嶼」:「倒錢落海」或「倒沙成金」? 星島日報 2019-0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