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新冷戰」:香港的挑戰及機遇 星島日報 2019-05-23

中美「新冷戰」:香港的挑戰及機遇 

  中美貿易戰於去年中開始,不少專家學者估算中美貿易戰對中國和美國造成的經濟損失。根據這些估計,貿易戰對中美兩國雖然帶來一定打擊,代價卻並非不能承受;例如國際貨幣基金(IMF)估計,在一九年,中國總產值的損失為百分之一點六,而美國總產值的損失則為百分之零點九。

  作為經濟學者,筆者並不質疑這些估計,不過中美摩擦的範圍已經從貿易戰擴展至科技戰、金融戰,乃至外交、國防、文化交流及教育等領域;單從貿易戰的角度推算中美抗爭帶來的經濟損失,是大大低估了中美抗爭的複雜性和深遠影響。

在兩大陣營夾縫中生存

  早在去年十月中,香港貿易發展局邀請筆者討論中美貿易戰對香港的影響。當時筆者便判斷中美貿易戰已經擴展到國防、安全、意識形態及科技眾多範疇。筆者指出問題的核心是二戰後長達七十多年的美國霸權逐漸步向衰落,要面對中國崛起的挑戰。「一哥」不會被動地接受「二哥」冒起,必然會動用一切手段壓制;是以中美關係肯定是長期對抗。

筆者當時亦判斷全球的數碼及網絡系統將分化成兩大陣營,分別由美國及中國的標準和設備主導,而香港將要在兩大陣營的夾縫中生存、發展及尋找機遇。

  中美對抗的變數甚多,前景難以準確預測,不過相信不會脫離以下的基本大趨勢。首先,經濟全球化的大潮難以徹底逆轉,中美兩國經濟相互依賴甚深,不可能完全切斷所有關係回復昔日「舊冷戰」的局面。中美關係是對抗與合作並存,會出現長期打打談談的局面。

  其次,面對美國壓制,中國會加強科技自主及本土創新;同時會在貿易、投資及科技發展尋找更多元化和更廣泛的國際合作方式及合作夥伴,廣交朋友,避免過度依賴美國。總括而言,中國面對美國壓制的策略是進一步改革開放而非閉關自守。

  美國的科技水平遠高於中國,中國的經濟發展亦面對轉型的困難;面對貿易戰,中國的損失遠多於美國;不過中國承受痛楚的能力也遠高於美國,況且特朗普要面對選舉,中國則擅長持久戰;一旦貿易戰擴持日久,對特朗普的選舉將有不利影響。

  香港雖然面對不少困難和挑戰,但也有不少機遇。首先,面對美國的長期壓制和圍堵,中國將更加需要香港。其次,作為中國最開放的城市,香港能在中國的進一步改革開放中發揮重要作用。

兩國更需要香港作為聯繫

  中國是全球最大的市場,各國的大企業,包括美國的企業,都不能放棄這個市場。香港的美國商會,是美國海外最大的美商會,反映了中國市場對美國的重要性。在中美對抗的形勢下,美國的企業在中國的市場將長期處於劣勢;是以美國的大企業更加需要利用香港的聯繫克服其劣勢。

  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離岸人民幣業務樞紐、現代服務業樞紐及法律仲裁中心,也是中國企業走出去和外國企業進入中國的主要平台。在中美對抗的形勢下,香港對各方的功能將更加難以取代。歷史上香港一直在東、西兩大集團的夾縫中生存和發展。關鍵的問題是:這一代的香港青年是否能夠應對香港目前的挑戰及抓緊當前的機遇?

宋恩榮

「民主思路」聯席召集人(研究)

香港中文大學亞太所經濟研究中心副主任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警隊成磨心 港滑向災難邊緣 星島日報 2019-07-18

「幕後外國黑手」的神話 星島日報 2019-07-25

香港經濟結構單一 難迎大灣區挑戰 產業政策為何似有還無? 香港01周報 2019-04-08